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童年随笔(三)搬家

时间:2020-11-28来源:伍六文学网

依稀记得大概在我八岁那年吧,家父奉令从兴宁某部调往梅州某野战医院担任院长一职。对家父来说,那是他军人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次升迁,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次擢升吧。于是,全家颇为喜悦。父母感到高兴的是终于从副职荣升为正职。而我和家兄的喜悦,则是可以换过新地方,去结交新朋友。父母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由父亲带着哥前往梅州安排好一切,然后再来接母亲和我。于是,就带着我那生性无比顽劣的哥率先开拔到梅州去了。

丢下母亲和我二人还留在兴宁的大部队。当时还没有放暑假,我每天必须搭部队的车去学校读书。每天见到同学就牛皮哄哄地告诉别人:我要走咯,到梅县去哦。(兴宁是梅州地区的一个县,而彼时的梅县虽然称为县,其实是地级市)等于是向同学们宣告,我要从乡下住到市里去了。于是在同学们万分景仰的目光中趾高气扬,神气活现地骄傲着。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天天等,天天盼,也没看见爸的身影。沉不住气,就扭着妈妈问:爸爸什么时候才来接我呀?妈微笑着说:等你把手指头和脚趾头加起来数完了的时候,就来了。哦,我知道了!原来爸爸是想看着他的乖女儿数数长进了才来接我啊?那还不简单!我马上很自豪地对妈说:妈妈,那我马上就开始数数了。你看,1、2、3、4一口气把手指数完了,接着又把小脚丫翘到脸前,接着又马不停蹄地把脚趾头数完。然后得意洋洋地伸长脖子,东张西望也没有看见爸的影子。此举,惹得隔壁阿姨们哄堂大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喊着我的小名:娇娇、娇娇真是太可爱了!被阿姨们笑懵了的我有点莫名其妙,但直觉地知道自己被骗了。一急,就哭着闹着逼妈妈把爸交出来。妈年轻时脾气时较为暴躁,被我闹烦了总是吼我几句,骂的我灰头土脸,乖乖躲一边不出声。爸不在,没有为我撑腰的人,不乖要挨揍的。

无比沮丧地等,不记得又等了多久,终于在刚刚放暑假的第一个周末,等到了我渴盼已久的日子。一大早,还在睡梦中酣睡的我被爸摇醒,迷湖北哪个医院治癫病好迷糊糊被摇醒的我因为被突然吵醒准备习惯性地发飙,哭闹几声,却从眼角看见是最亲爱的老爸,马上开心地搂着老爸的脖颈撒娇,爸亲切地拍拍我屁股,说:丫头,快起来穿新衣服,爸爸带你去新家看哥哥。我雀跃,我欢呼,一阵风似的钻到老妈身边,乖乖地让她为我精心扎起一根高高的马尾辫,还系上一朵漂亮的蝴蝶结。然后穿上妈亲手为我今天出门特意缝制的新衣:粉色小格子衬衫,底下搭配一条最具广东特色的花背带绸裙。记得在裙端最底下是一圈孔雀尾巴。在当时是很漂亮流行的花色,几乎都是用来给大姑娘们做裙子穿的。

梳洗装束完毕,随便抓个豆沙包,趁父母忙忙碌碌指挥着叫来帮忙搬家的解放军叔叔们,只顾着闹闹哄哄的忙乱着没时间管我,我就一溜烟的跑去找我的知心朋友:一个叫杨华,一个是王小红,都是部队大院的孩子。我们年岁相当,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可以说是有着深厚的阶级感情的。

我们总是在上学的路上,一起互相打着掩护偷农民老伯种的黄瓜、甘蔗,或者是扳人家地里的玉米,甚至是抽人家稻田里刚刚抽穗的心。要不就是一个放风,另外的两个到部队那些叔叔阿姨家的鸡窝里偷鸡蛋。如果仅仅是拿几个鸡蛋吃吃也没关系,还总是把人家的公鸡尾巴拔得一毛不剩,只为我们要做毽子踢。害的人家的那些鸡们,一看见我们几个野丫头逼近就吓得东躲西藏无处容身。至于被我们拨光了尾羽的公鸡,自尊心更是大受打击,几乎丧失了司晨的功能,就差没有羞愤自尽了……这些不光彩的往事也就不在此一一举例了。反正我们三丫头性格之野,手段之毒,在整个部队大院也是颇有盛名的。提到我们,大人们没有不摇头的,同龄的孩子们则没有不羡慕的。可是好景不长,我这么个最捣蛋且最古怪精灵的丫头一撤离,我们三人组即做鸟兽散。听说再也没成气候。估计我们部队大院的那些阿姨们定会举手称庆,终于送走了我这么个祸害精。

和那俩战斗在统一战壕的革命战友加姐们深情拥抱且牛皮吹尽再也找不到新鲜话题之后,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地和她们挥手道别,气势十足地癫痫病检查有哪些撤回阵地。彼时家具已经全部装车,正在费力巴劲地把那些活物:鸡鸭、兔子什么的往各种笼子里装。整个院子是鸡飞狗跳,人声嘈杂。瞄了一眼估摸着离开溜还早,就想悄悄地再溜出去和那些男生白话一回,吹个牛炫耀一下也是好的。正准备提脚开溜,却被我老妈一声厉喝:“死丫头,还想野哪里去?我们马上就开车了,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别哭啊!”一句话吓得我屏心静气,灰溜溜地跟在老妈屁股后面寸步不离,生怕一个转身,就被弃之不顾。

总算全部装好车了,已经到了午饭时候。部队大院为我们全家践行。在干部食堂举行的盛宴。不记得是些什么菜了,只知道大大的圆桌上堆得满满的,全是平时难得尝到的美味佳肴。记得还开了很多瓶香槟,冒着琥珀色的细细碎碎的小泡泡。可惜,小孩子在面临新事物的时候总是容易激动地食不甘味,难以下咽。终于结束了这场马拉松式的盛宴,爸妈牵着我的手一次次和那些首长叔叔阿姨们挥手道别,客气话彼此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关上车门,最后一次道别结束,我们的车开出送别人群的视线,我明显听见我父母如释重负的一声轻谓。

就这样,我和父母坐在军用吉普车上,后面跟着那辆装满我家破铜烂铁的卡车,摇摇晃晃着向我们的新家进发,满载着我儿童时代的天真,狂野与无知,驶向我未来的新生活。在摇摇晃晃的节奏中,我酣然入睡。

再次被我老爸喊醒,天已近黄昏。吊在老爸的脖子上被老爸小心翼翼地抱下车,还没站稳呢,我那野猴般毛躁的哥就蹿到我面前,手里邀功似的举着,一叠声地喊着“妹,妹,芒果,哥给你吃芒果,好多好多芒果!”我一下子来了劲。在兴宁的时候鲜少吃芒果,于是我也懒得和他客气,一把就毫不客气地抢到手里,三两下就吞进腹中。然后意犹未尽地舔着手指头。我哥又献宝般地拽我到院子旁边芒果树下,亲手摘了个更大更金黄的芒果,那个香味啊,直往鼻子里钻……望着满树金黄色的芒果,我幸福的晕眩。妈呀,太牛逼了,我家院子里居然就是孙悟空的花果山。

在哥得意洋洋的牵引下,南宁癫痫病三甲医院我以女王般的架势检阅了属于我家的领土。我家的房子是栋单独的小平房。前面的结构是中间客厅,东西两边各有一间卧室。后面的格局是一间餐厅,靠右手边一间小小的房子,就是我未来的闺房了。然后是卫生间。卫生间和餐厅之间开了扇门,门外是单独搭建的厨房,厨房后面就靠山了。因为我们梅县是岭南地区吗,多山。山脚下顺着我家整个屋子搭起一圈竹篱,以便饲养我家那些家禽。值得大书特书的是我家院外,繁花似锦,翠色满园。大门口两边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光菊花一种品类就有十几种,更别提大丽花芍药花,海棠仙人掌之类的,数不胜数,简直就是花的海洋。大门正对面,种着棵硕果累累的桑葚。而在院子的外侧,就是一大片的菜园。种着时令的各色蔬菜。比如豆角黄瓜,茄子青菜,玉米,地瓜之属。令人惊奇的是菜园中间还有一眼天然的泉水,用来浇菜最好不过。一用完它会自动冒出足够的水量,让我咂舌不已。

接下来让我欣喜若狂的就是围着菜园四周林立着的果树了。有三株芒果树,枝头正挂满金黄色的芒果,香味四溢。香蕉芭蕉一丛丛非常茂盛地生长着。华南李有两棵,个大,青皮,剥出果肉来里面却是异常鲜艳的红,核小肉多非常美味。令人骄傲的是还有一株龙眼,还是第一次挂果,所以果实显得有些稀稀落落,可是已经足以让我兄妹欣喜若狂,大快朵颐。最后还有的就是淮山和番石榴了。这两样我们兴宁也很多,就没怎么大惊小怪了。

欢天喜地转了几个圈,老爸老妈喊我们两兄妹吃晚饭了。因为有鱼吃,我吃的很开心。可是突然想到,我的那只宝贝猫忘记从兴宁带过来,我急的立马吃不下去饭,抛下饭碗就哭兮兮喊着要去找我的猫咪。那时候我还小,猫和喵的读音还区分不来,是喊喵喵的。我惊慌失措满世界地喊喵喵,喵喵,你在哪里?我哥鄙夷地笑话我傻丫头,一只懒猫而已,丢了就丢了。我生气地跺脚,扑上去和哥扭在一起打架。哥一向怕我,不敢和我动手,被我揪住衣领咬了一口,而老妈一向偏心我哥,一把把我拽一边大声呵斥我。惹得我火性大发哇哇得哭得惊天动地。老爸心疼我常州治癫疯哪家好,把我抱在怀里哄着我说尽好话安抚我,保证明天会回兴宁去把喵喵给我找回来。我就哭着哭着,在老爸怀里睡着了,浑然不觉的在新家度过了第一晚。

第二天早上起来,早忘记了昨晚的哭闹,洗把脸吃好早饭,就和我哥兴冲冲地离家和他的新朋友们野去了。部队的孩子一般比地方孩子们胆肥,因为我们有人撑腰,老百姓家孩子们会自觉的让着我们,也会非常羡慕我们。基本上看见我们这群捣蛋鬼会自觉地绕路而行。如果不小心逆了我们的意,我们会在司令(就我哥)的带领下,整的他灰头土脸痛不欲生。所以那些地方孩子们看见我们大部队出动会吓得屁滚尿流闻风丧胆,有多远逃多远。我们这群部队的野孩子们就这样成天在部队或者农田里兴风作浪,快乐逍遥。偷桃摸瓜,无恶不作。

最后值得一提的就是我家那只猫,搬家时它不知溜哪里风流快活去了,没有和我们一起搬到新家。我还为失去这老家伙痛哭流涕了一番。然而在相隔一个多礼拜之后,这宝贝奇迹般地出现在我梅县的新家!我们全家大为诧异,从兴宁到梅县毕竟也有几十公里的路程,更何况从没有人带它来过此处。那么是什么样的神奇力量,让这坏蛋找到我们新家的?此事当时在我们部队成为一个天方夜谭般的故事,广为流传。这只老猫和它的后代陪我度过我一整个童贞年代。让我在新家那临近山脚的小屋里不再寂寞不再害怕。于是,我这么个生性刁钻古怪,心思细腻机巧,生性顽劣的小丫头安安稳稳在新家新学校扎下了根。

前两天,在网上转到一篇现在的梅州美景,如获至宝。关于童年的忆记,在梅州所处时日的点点滴滴,美好时光尽数涌上心头。于是,忍不住用我不完美的文字,去记述我童年时代度过的静好岁月,愿我拙劣的笔没有遮掩住我第二个故乡——梅州的美丽风光。我会在以后有闲暇的时间,用我少女时代的眼光去描写记录我在梅州那一段花香陪伴微风不噪的流金岁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隔线----------------------------